芙蕾雅·艾森纳赫

美人不过是瞬间腐烂的柔软水果罢了。

【韦斯莱双子】停车场xx!

欧阳龙日霸天:

以下是“曾经发过但是被lof吞了的双子黄色文学”合集(啥


我车的取名都超恶俗的_(:_」∠)_


对了,所有的都ooc(。


↓心中默念价值观才是好孩子↓







【那一夜,他们都成长了不少】


弗乔ABO设定+加“地点意义上的”柜台play




#Alpha都是死变态


#震惊!99%的Beta都不知道发情期的那些事


#一家店不关灯不代表他们就没关门谢谢




【情人节限定款】


互攻




#春药也是会让人发酒疯的


#弗雷德你是有喝吼




【来路不明的饮料】


乔弗,后半段有互攻描写。




#乔治也起来了是因为分子热运动


#别问韦斯莱捣蛋鬼是怎么做到半夜出门的(´;ω;`)




【LTNS好久不见(全名太长了】


弗乔杀手x总裁AU


这个没删!!


是新的xx






【十英镑】


弗乔,大概是社会老大哥弗雷德一语惊醒梦中好学生乔治的故事。




#乔治会突然语出惊人是因为他是韦斯莱捣蛋鬼x










———以下建议阅后再看———


这里设定大概是两人都是孤儿院长大的


两人的钱只够一个人上学,弗雷德早就打算让乔治上学,可是乔治在考试那天病倒了,于是弗雷德就替乔治去考了试,因为先前乔治有去试过伦敦大学的自主招生,所以才会以为是自己考上的,而弗雷德考完试之后飞奔回来,乔治问他考的好吗,他便谎称自己准考证丢了没考成。


后来上了大学的乔治自然会有些看不起在酒吧的弗雷德,并且决定自己有义务救自己哥哥于水火,于是劝了半天老师给弗雷德一个名额,事成后才来找他。


而那天晚上弗雷德确实有喝,喝了蛮多的。


乔治打他也是因为当时觉得自己费劲口舌得来的名额对方一笑置之有些气不过,而且酒吧里很吵嘛x他也是过激了。


以上。




【舞会,烟火,婚礼】


假车假车假车!但是因为也被lof吞了所以加上x




#他们给对方的温柔和自由全都是扯淡。


主要是讲,两个人混混沌沌的过着青春期时看到有个人的故事上的两兄妹乱伦没有落得好下场后乔治突然反应过来了。


然后就是周而复始的纠结ˊ_>ˋ




如果被最后两篇刀到了,我要把这口锅丢给五月天,听《爱情万岁》和《温柔》写出来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这里是勿眠二号机,一号机因为胡说八道死了。



血泪耗尽,恍惚间,人世如白昼,促不及防,扎入瞳孔,生疼。
                                           ——药神观后感

桥半舫: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再无大事。」♡#我不是药神#

病人在贫穷前越渺无尊严,在生命前越尤为悲壮。因为那不是一个人的生命,生命背后是一个家庭,他们曾经也鲜活,体面,热切地爱着人间。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他们只是病了。

真的忍不住,挺过了老太太挺过了小黄毛,最后在铁栏外的人群那里哭得完全止不住…安利你们快去看😭😭

[虫铁]腐蝇

1.最后一句致敬《游方志事》.
2.疯子与幼犬的互相迷恋,可能会写成大长篇.

         被肢解的思念,像死后的苍蝇。
         心脏枯竭,干瘪的身躯一点点被腥臭的热空气腐蚀至糜烂……
         仍苟延残喘着,血丝糅杂的眼球爆裂凸起,几乎撑破半透明的虹膜。
          一阵细碎、急促的喘息。
          他手脚并用地攀上床角,男人在安睡, 睡颜恬静。欢喜的泪水模糊了眼,悸动了心脏。泪湿的床单绵密柔软,流动的光影在被褥的褶缝里轻漾,频率随着少年的抽噎加剧。
          欲望在涅槃,暗恋疯狂滋生,少年湿漉漉的嘴唇贴在男人大手粗砺的茧上翕动,无声地向神明祷告。
          窗外是盛夏,湖泊渐渐缩小,树叶油黄,蝉声聒噪,昆虫的尸骸腐烂在潮湿的泥土里。
          ——“孩子,你的信仰落桥了吗? ”
          ——“………哈啊………我已经没有信仰可言了………”
          不远处的一隅暗角,饥饿的残鸟啄食了昆虫的尸体。
          少年抬起脸,眼底是病态而森然的占有欲。

深深地怜悯。
害怕每个人的好意。

      日月如长风在耳畔呼啸而过,未来的某个寒冬,温暖的火炉会瓦解我的执念吧.

教科书式病娇写法教程

        emmm最近被两篇(一篇露中、一篇喻黄)黑化文尬死了,觉得身为老年写手有必要侃几句,各位码字的可以借鉴,转载无妨.

注:极度痴迷/暗恋/占有欲/黑化/崩溃/各种歇斯底里的变态描写
           这年头,你写“XX从椅子上无力地滑落”,“XX的声音猛地一沉/微微颤抖"轻度黑化尚可,但是已经不能满足读者想看黑化大戏的欲望.
          读者通常都对"哈哈哈哈你老婆跑了傻眼了吧"的情节十分兴奋,所以一定要突出攻的傻眼→颓废→暴走.
         来一段范文——转侵删

       
    死人。

    她死了。

    阿砚死了。

    符柏楠张口还想再叫一声,可他感到眼前阵阵发黑,视野浑噩。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在困苦地大口吸气,有什么压在喉间勒紧颈项,令他窒息。

    窗外似有万物奔逃,天地轰鸣声震寰宇,在他耳畔狂笑、肆虐、厉声嘶叫,仿若地狱厉鬼向他索命。

    他耳鸣的听不见任何人声,可渐渐地,那嘶叫却又远去,远得很了,炸裂的吼声间有个尖锐的极响浮现。

    【叽——】

    它响着,响着,愈发大声,愈发尖锐。

    【叽——】

    符柏楠感到天旋地转,世间一切都在背后凝成模糊的混色,扭曲着,混乱着,在锐响中轰鸣着,可只有手中的冰冷如此清晰。

    她死了。

    【叽——】

    阿砚死了。

    【叽——】

    他再不能骗自己她已睡了,他的阿砚,他的阿砚,冷到僵直的阿砚。

    攀遍大千山川,杀遍俯尸万里,他夺不回这点温度。

    她死在他的家中,他的榻上,而他甚至不知她为何而亡。

    符柏楠感到浑身血液都在叫嚣翻涌,头昏眼花,他苦到极点,猛然跪在榻前干呕起来,胃紧缩着,却吐不出任何东西。

    他昏沉想起自己已三日未进食了。

    他紧抓住自己的喉头干呕着,想要起身却站不直身体,他不停地摔倒,又不断地撑着自己站起来,绿液灼烧咽喉呕在脚踏上,他断断续续地爬着,终于上去和她躺在了一起。

    “……阿砚……”

    他断续地喘息着,低低唤了她一声。

    末路穷途剧痛的兽,断骨连筋伤了脾腹。它裂开皮囊,露出里面包裹的那个从不曾长大的稚童。

    “阿砚,你不能这样……”

    “……”

    “阿砚,你说了老了要伺候我的……”

    “……”

    “你带我走吧,阿砚……”

    “……”

    “阿砚,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带我走吧。”

    “阿砚……”

    “我想吃糖……”

    他的声音轻而颤,没有半点鼻音,却茫然无措,恸达及天。他符柏楠两生两世,辕门斩首,只这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死亡。

    白隐砚活生生撕裂了他身上那层名为权柄的皮,将他从巨树上拽下,用世间最疼的方法,将名字取代它,凿刻在了他的骨血之上。

    他的阿砚,死了啊。

    凛空之中,苍鹰低鸣,盘旋寰宇。

   

     虽然是bg(因为写的太好所以拿来用了),而且女主便当了,但是呕吐梗、绝食梗、手脚并用踉跄寻老婆梗非常好用嗷!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极好用的梗,在这里总结一下

1  抱着小受的尸体睡上几年,最好吻吻尸体咽点血什么的,强调一下,奸尸那种大尺度如果没有好文笔,很
容易让读者恶心弃文,写手们酌情处理.
例:《渣反》(这篇文成功多半因为这三个萌点:攻属性→年下/外冷內热/黑化)

2   照片墙梗已经过期啦,2.0版见下→

      小攻暗中收集各种受的照片,受与别人的合照要么被撕得残破(只剩受,要么别人就被画上狰狞的黑叉,最好对着受照片打飞机,或者将照片舔得濡湿.

3   偷衣服梗(胖次最佳、舔受过的茶杯啥的就不用赘述了吧.

未完,下次再补.

      

        

怜悯依旧.

我又回来浪啦!
....虽然只有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