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蕾雅·艾森纳赫

美人不过是瞬间腐烂的柔软水果罢了。

深深地怜悯。
害怕每个人的好意。

      日月如长风在耳畔呼啸而过,未来的某个寒冬,温暖的火炉会瓦解我的执念吧.

咋天去医院,被告知轻度抑郁基本痊愈
无以为报,谢谢所有关心我的知情者.

教科书式病娇写法教程

        emmm最近被两篇(一篇露中、一篇喻黄)黑化文尬死了,觉得身为老年写手有必要侃几句,各位码字的可以借鉴,转载无妨.

注:极度痴迷/暗恋/占有欲/黑化/崩溃/各种歇斯底里的变态描写
           这年头,你写“XX从椅子上无力地滑落”,“XX的声音猛地一沉/微微颤抖"轻度黑化尚可,但是已经不能满足读者想看黑化大戏的欲望.
          读者通常都对"哈哈哈哈你老婆跑了傻眼了吧"的情节十分兴奋,所以一定要突出攻的傻眼→颓废→暴走.
         来一段范文——转侵删

       
    死人。

    她死了。

    阿砚死了。

    符柏楠张口还想再叫一声,可他感到眼前阵阵发黑,视野浑噩。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在困苦地大口吸气,有什么压在喉间勒紧颈项,令他窒息。

    窗外似有万物奔逃,天地轰鸣声震寰宇,在他耳畔狂笑、肆虐、厉声嘶叫,仿若地狱厉鬼向他索命。

    他耳鸣的听不见任何人声,可渐渐地,那嘶叫却又远去,远得很了,炸裂的吼声间有个尖锐的极响浮现。

    【叽——】

    它响着,响着,愈发大声,愈发尖锐。

    【叽——】

    符柏楠感到天旋地转,世间一切都在背后凝成模糊的混色,扭曲着,混乱着,在锐响中轰鸣着,可只有手中的冰冷如此清晰。

    她死了。

    【叽——】

    阿砚死了。

    【叽——】

    他再不能骗自己她已睡了,他的阿砚,他的阿砚,冷到僵直的阿砚。

    攀遍大千山川,杀遍俯尸万里,他夺不回这点温度。

    她死在他的家中,他的榻上,而他甚至不知她为何而亡。

    符柏楠感到浑身血液都在叫嚣翻涌,头昏眼花,他苦到极点,猛然跪在榻前干呕起来,胃紧缩着,却吐不出任何东西。

    他昏沉想起自己已三日未进食了。

    他紧抓住自己的喉头干呕着,想要起身却站不直身体,他不停地摔倒,又不断地撑着自己站起来,绿液灼烧咽喉呕在脚踏上,他断断续续地爬着,终于上去和她躺在了一起。

    “……阿砚……”

    他断续地喘息着,低低唤了她一声。

    末路穷途剧痛的兽,断骨连筋伤了脾腹。它裂开皮囊,露出里面包裹的那个从不曾长大的稚童。

    “阿砚,你不能这样……”

    “……”

    “阿砚,你说了老了要伺候我的……”

    “……”

    “你带我走吧,阿砚……”

    “……”

    “阿砚,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带我走吧。”

    “阿砚……”

    “我想吃糖……”

    他的声音轻而颤,没有半点鼻音,却茫然无措,恸达及天。他符柏楠两生两世,辕门斩首,只这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死亡。

    白隐砚活生生撕裂了他身上那层名为权柄的皮,将他从巨树上拽下,用世间最疼的方法,将名字取代它,凿刻在了他的骨血之上。

    他的阿砚,死了啊。

    凛空之中,苍鹰低鸣,盘旋寰宇。

   

     虽然是bg(因为写的太好所以拿来用了),而且女主便当了,但是呕吐梗、绝食梗、手脚并用踉跄寻老婆梗非常好用嗷!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极好用的梗,在这里总结一下

1  抱着小受的尸体睡上几年,最好吻吻尸体咽点血什么的,强调一下,奸尸那种大尺度如果没有好文笔,很
容易让读者恶心弃文,写手们酌情处理.
例:《渣反》(这篇文成功多半因为这三个萌点:攻属性→年下/外冷內热/黑化)

2   照片墙梗已经过期啦,2.0版见下→

      小攻暗中收集各种受的照片,受与别人的合照要么被撕得残破(只剩受,要么别人就被画上狰狞的黑叉,最好对着受照片打飞机,或者将照片舔得濡湿.

3   偷衣服梗(胖次最佳、舔受过的茶杯啥的就不用赘述了吧.

未完,下次再补.

      

        

怜悯依旧.

迷恋至死,无人理睬的悲怮。
无数次在镜前自残,流血。我怕极了,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学生。每当看到同龄人的纯真,我都为自己的污秽、人格分裂战栗不已。
太痛苦了,新的一年,我几乎无法活下去。
对朋友的劝慰,我感激不已。
对不起,我恨自己,恨我在人间留下的所有痕迹。
求求你了,放弃我吧。我不配。
我只会把你当成圣域来妄想,毕竟妄想无需付出代价。
谢谢你。

从今天开始,成为一个无趣的、冰冷彻骨的人。
戒网,戒欲,戒幻想,堕入只恋学习丶文字的深渊。
我爱你啊……真的,卑微地迷恋、渴仰着你。
求求你了,给我一点曙光吧。

我又回来浪啦!
....虽然只有3天。

窗外寒风长啸,随便码点字

好久没有动过lofter了,喜欢的太太一个个离散,初阅时深感摄人心魂的文笔已经消失怠尽,凌晨一点,我在又热又燥的被窝里码字,汗水一点一滴渗出,头也愈来愈疼。
物是人非怕是借口尔尔,也许,我真的有好好学习的觉悟了吧。
Lofter,中考后再见。